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微信营销 > 微商动态 > 区块链“抢人”大战,外部高薪挖人,员工“坐地起价”

区块链“抢人”大战,外部高薪挖人,员工“坐地起价”

作者:   来源:  热度:45  时间:2018-03-26
来源:视觉中国要么被高薪挖走,要么经不住诱惑去混“币圈”了。“我要不是CEO,我就自己动手写代码了。”/文| 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严凯编辑| 米娜什么是区

来源:视觉中国

要么被高薪挖走,要么经不住诱惑去混“币圈”了。“我要不是CEO,我就自己动手写代码了。”

/

| 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 严凯编辑| 米娜

什么是区块链?这个在网上“红得发紫”的词,却鲜少有人能用一句话将它说清楚。

在IFOODCHAIN创始人、董事长卡隆看来,中国真正懂区块链开发的人不超过3000个。他们都分布在各大公司里,很多干脆自己去发币。数字货币垂直媒体《币世界》合伙人冯军则称,中国能真正看懂比特币原始代码的人不超过200个。

即便如此,也不能阻止区块链一夜爆红的脚步。

刚刚过去的狗年春节,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在微信内部群鼓励拥抱区块链革命,众多明星和投资人在“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”开展的观点大讨论,使得区块链红透了整个春节。随后,朱啸虎与陈伟星在网上围绕区块链孰是孰非的“互怼”,又将区块链之争变成了一场全民参与的论战。

区块链技术早已存在多年,原本一直默默无闻,只因中本聪运用该技术成功地开发出了比特币,而比特币在2017年从年初的不到1000美元,到年底时飙升至2万美元,20倍涨幅的巨大财富效应吸引着无数人趋之若鹜。而用于开发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也在一夜之间让世人为之瞩目。

如今,财富效应正吸引着国内一大批创业者、投资人加入,如腾讯、阿里、小米、苏宁等大公司也纷纷加入到区块链掘金的大本营中来,一场区块链人才的争夺大战已经打响。

AAA Chain创始人、CEO刘松称,即便在美国硅谷,区块链方面的人才,无论是技术、产品,还是运营人才都比较稀缺。“能够从事区块链技术开发的不多,而有成熟稳定产品上线运营的,更是屈指可数。”刘松称,在美国硅谷,区块链方面的人才的年薪大概在25万美元或以上。“国内的会便宜一些,但相比其他行业,也是高的离谱。”

在他看来,区块链人才紧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大量的区块链项目募集了巨额资金,这些项目在产品落地的时候需要技术人才,而作为一项新的技术,现成的人才非常少。

“区块链对人才的要求远高于人工智能等行业,它是一项综合要求,既要求你懂Java、C++、GO等,也要求懂密码学。”卡隆说。

不过,相比较冯军而言,卡隆或许幸运得多。他已经拥有了相对成熟的技术开发团队,专注于区块链技术开发的人才有6人。

早在2015年底,曾经在公关行业摸爬滚打的卡隆意外地进入到了区块链这个领域。他认为这个技术很适合应用在食品行业。“从溯源开始入手,因为数据不可篡改,区块链技术能够促进食品安全。”卡隆说。

此后,他想方设法找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合伙人,创建了根源链。这是国内首个采用区块链进行食品安全溯源的农业区块链应用。

从食品安全溯源的社会痛点切入,“根源链”旨在通过区块链技术寻根溯源,建立一个公众信任的商品真伪辨识系统和价值实现平台。

但缺乏合适的区块链开发人才成为卡隆不得不面对的最大难题。从2015年底开始,他从北邮等高校招聘,开始着力培养区块链技术开发人才。

与刘松的情况类似,腾讯的区块链团队也主要靠自己培养。早在2015年底腾讯就着手打造了区块链研发团队,并搭建了一个区块链的基础架构平台——区块链即服务(BaaS平台)。

在今年的“两会”上,马化腾发表了自己对于区块链的看法:“区块链是一个好的技术,但还处在发展的早期,需要建立有效的应用模式,腾讯也在积极探索区块链在各个场景中的应用。”

腾讯区块链业务总经理蔡弋戈则认为,现在的区块链和当年的移动网络一样,新的技术革命来临时总会面临着人才紧缺的状况。

“当年移动网络到来时也一样,你要招做安卓系统、iOS的很难,只能自己培养,让那些做C++开发的人转去学习安卓和iOS开发。”蔡弋戈说。

在接手区块链业务之前,蔡弋戈也主要靠自己学习。据蔡弋戈透露,腾讯区块链研发团队成员大都是从内部转化过来的。

如今,腾讯用区块链技术开发的应用场景,已经在微黄金、供应链金融、电子存证、公益寻人等项目上进行了落地。

对刘松来说,组建团队的过程更加艰辛。他不得不从互联网行业高薪挖人,然后从0开始培训区块链相关知识,亲自手把手去培养。目前,AAAChain拥有研发团队12人,其中核心技术开发者3人。

区块链的火爆也让那些真正懂区块链技术开发的工程师成为了“紧俏货”。他们往往身兼多职,在多个项目和多个团队中担任“顾问”角色。

“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,顾问的参与程度不同,有的只是挂名,有的却深度参与。”刘松说。在他的团队中,就有这样的技术顾问,后者不仅会联合开发,还会进行技术资源共享。

在IFOODCHAIN的团队成员中,除了创始人卡隆之外所有的成员,即便是CEO,在前面都会被冠以“顾问”这样的头衔。这些“顾问”除了参与该项目,往往都有着另一重身份。

“你家住在房山,你愿意每天跑那么远来这上班?”3月14日,在北京望京中轻大厦B栋冯军的办公室内,HR疑惑地问一位面试者。

“愿意,我自己开车。”面试者坚定地回答说。从房山到望京,相距50多公里,不堵车的情况下,也得一个多小时车程。HR很担心这会成为这位面试者将来入职工作的一大障碍。但高薪的诱惑显然高于每天穿城而过的奔波。

同一时间,另一名HR给冯军塞过来一份简历,他下意识地接了过来,扫了一眼,然后推开门,走进一间会议室,一位年轻的女孩正在那里焦急地等待面试。

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。几个月来,类似的面试,冯军每天都要进行十几次,这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。

冯军是去年9月从腾讯财经辞职之后,便投入到了“币圈”的滚滚创业潮中。

半年内,公司从无到有,已拥有50多名员工。但这样的速度仍然远远赶不上行业的发展,而制约公司发展的,恰恰是人才,或者说人。

不过,让冯军十分气馁的是,面试的成功率1%都不到。“有时候一天下来,一个合适的都没有。”冯军说。面试不成功的原因有很多,比如说“狮子大开口”。短短两个小时内,面试者络绎不绝,他们中大部分其实对区块链并不了解。

但事实上,自从去年9月份成立以来,冯军和其他几位合伙人一直在为招人而困扰。创业之前,冯军向几乎所有认识的前同行抛出了橄榄枝,都被婉拒。

“我把身边的朋友叫了个遍,没有一个愿意来的。”冯军无奈地说。相比较技术人才招聘,冯军负责的内容板块招人反倒最难。冯军后来总结说,那些资深媒体人要么不愿意冒险,要么自己去做区块链自媒体了。

尽管招人很难,但公司依然希望在今年能够将人员规模尽快扩大一倍,以跟上数字货币行业的发展速度。

来自招聘网站的数据或许更能说明区块链人才市场的火爆程度。

拉勾网称,早在2014~2015年,已有公司关注区块链的相关动向,但对区块链需求的集中爆发则是在2017年11月。

拉勾网提供的数据显示,投递量Top30的公司中,既有诸如牛链科技、夸克链这样的创业公司,亦有网信、小米、腾讯这样的巨头,还包括36氪这样的科技媒体平台。

BOSS直聘发布的《2018旺季人才趋势报告》则显示,2018年1~2月,发布区块链相关岗位的公司数量同比增长4.6倍,人才供应量同比增加235%,增速虽高于其他互联网职位,但存量仍远低于实际需求。

来源:《中国企业家》根据Boss直聘资料整理

按照职位类别划分,技术类的区块链相关岗位占73.7%,运营类占8.4%,产品类占7.5%,其他岗位(行业分析师、市场推广、记者等)占10%。

面对区块链的火爆,像刘晓(化名)这样的理性者并不多。刘晓供职于一家券商,职位是新三板分析师。

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他发现很多从事新三板研究的同行纷纷转向区块链研究。一些曾经专注于新三板的媒体也纷纷转向了区块链。

“我认识的一个朋友,现在就去做区块链项目了,并且已经ICO了;另一个机构投资者则去香港做了一个区块链项目。”刘晓说。但他认为,区块链大火背后是国人逐利的逻辑。

“对于企业而言,一方面要快速招揽这样的专业人才,另一方面,也要有意识地培养和储备更多人才。”拉勾网称。

不过,不论是刘松,还是卡隆,甚至是腾讯,在培养区块链人才的同时,都面临着另一个更头疼的现实——人才流失。

像刘松和卡隆这样拥有成熟区块链技术开发人才的公司,很容易被诸如腾讯、阿里这样的大公司盯上。在高薪的诱惑面前,人性往往经不住金钱的考验。

拉勾网的数据显示,目前,在拉勾网平台,有1000个区块链的岗位正在开放,区块链相关招聘职位的平均月薪为3.4万元。

拉勾网的一则“2018区块链高薪清单”中,腾讯招聘区块链开发工程师的月薪是2万~4万,小米招聘区块链专家的月薪为3万~6万,苏宁为区块链资深开发人才开出了5万~10万的薪资。

让刘松更生气的是,在面对外面的“诱惑”时,有些员工往往会“坐地起价”,如果说国内起价的标准在30万元到50万元,那么开价往往比正常水平高出50%,甚至100%。“我要不是CEO,我就自己动手写代码了,实在是对坐地起价很来气。”刘松气愤地说。

除了高薪,这些区块链技术人才往往还会有额外的要求,那就是拿项目token。在这方面,卡隆就曾吃过亏。由于没有ICO,经苦心培养起来的技术人员经不住诱惑,跳槽去了其他公司,或者干脆去发币。

所谓的ICO就是“首次发行代币”,和IPO(首次公开发行股票)相似。不同的是,IPO发行的是股票,ICO发行的是代币,也就是加密的数字货币。投资者用真正的货币去购买股票,而用来购买代币的却是比特币、以太币等数字货币,还有一些甚至是空气币。尽管央行早已宣布ICO为非法集资,且对各种ICO融资平台进行清查,要求清退已融资项目,但ICO仍然屡禁不止。

2013年6月,万事达币(MSC)发起了众筹,共募集5000个比特币,这被认为是全球最早的ICO项目。而全球最有名也最成功的ICO项目,是以太坊。

2013年年末,以太坊创始人发布了以太坊初版白皮书,2014年7月份开始发售,共发行7200万以太币。截至目前,以太坊已经成为区块链2.0的代表,也成为市值仅次于比特币的第二大数字加密货币。

在卡隆看来,ICO火爆分为两个阶段,第一个阶段是2016年12月份到2017年的8月份;第二个阶段是去年10月到今年1月份。

期间,不断有币圈大佬找到卡隆,希望帮着发币。“有好几个在我这里呆了好几天,每天都来跟我谈。”卡隆说。

不过,由于种种原因,卡隆均抵挡住了诱惑,没有发币。当然,错过了两次发币机会,让他感到颇为后悔,也让他尝到了“苦涩”。

由于没有ICO,卡隆的区块链研发团队成员被挖走了三四个,他们要么被更大的公司以更高的薪水挖走,或者转去了混“币圈”。

如今,区块链的火爆也促使国内的一些高校开始关注区块链研究。

2017年8月,“清华大学(计算机系)-北京阿尔山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区块链技术联合研究中心”成立。“今年至少会有一两百所高校开设区块链课程。”卡隆称。

阅读推荐

广告位 ID:2 320*120

登录

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,无需注册